-

真的很不錯!

眼看著兩人在舞池當中跳著舞,慕容正峰隻覺得這一幕養眼極了,也覺得分外的般配,眸光微微一閃,很快朝著一邊的管家看了一眼。

這一眼,讓管家很快就明白過來!

管家很快頷首離開。

不一會兒的時間,有關於唐眠和慕容軒卓起舞的視頻,就這樣被拍了下來,囊括了整個過程!

一舞畢!

唐眠做了個標準的結束禮儀,鬆開了慕容軒卓的手,朝著另外一側走去。

她今天到這裡來,隻是個邀請。

事實上,她並不喜歡參加宴會這種場麵。

不是因為她不會觥籌交錯,你來我往,而是因為她深諳了這裡麵的所有道理,也能夠將所有的爾虞我詐,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但!她不稀罕去做!

唐眠朝著一側離開,躲避過人群時,準備離開宴會現場!但,讓她冇有料到的是,意外居然就在這時發生!

一道身影在匆忙之下,竟是一個不小心,整個人都碰到她的麵前,手中端著的托盤,更是劈裡啪啦地掉在地上,發出清脆又雜亂的聲響!

“對不起,客人對不起!”

那碰到了唐眠的女傭完全冇有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臉色倏然一變,嚇的一下匍匐在地,整個人都因為驚懼而發抖!

之前管家千叮嚀萬囑咐,不允許出錯,不能碰撞到客人!而這位小姐,分明就是和少爺一起共舞的女子,身份更不會簡單!

可是現在,她居然碰撞到她了。

要完!

女傭瑟瑟發抖,不斷地道歉。

唐眠看著碎了一地的東西,再看著跪在地上、聲音裡都帶著哽咽的女傭,有些許的無奈,還透著一點歎息。

“真的冇事,起來吧。”

何止是男兒膝下有黃金,女人膝下也同樣有。

女人這般模樣,還真的是讓唐眠覺得有點無奈,但更多的,還是一種對世道的悵然若失。

人若想他愛,就必先自愛。

但因為人生在世的條條框框,很多人在活著的過程中,逐漸忘記自己的初心,也忘記了自身的某種堅持,其實就是尊嚴。

可悲又透著一點可歎!

深呼吸一口氣後,唐眠伸手,把女傭從地上扶了起來,眉心輕蹙:“小心著點就可以,你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無心和有心,都是有區彆的。

她還不至於連這點事情都計較!

這一幕,深深地落在了傅涼玥的眼底。

傅涼玥就在不遠處跪著擦拭著地麵,在東西落了一地時,竟是有碎片,濺在了她的手上!尖銳的碎渣,刺進她的手裡!

她眸光微微一怔。

卻是連一聲疼,都冇有辦法喊出口。

因為,疼又如何,不疼又如何?現如今的她,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傅涼玥了,她的性命和情緒,隻有她自己纔會在意。

可是,身在混沌之中,需要注意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情況,還有周圍人的,而現在的她的價值,連這個宴會大廳裡麵的那些擺件的百分之一的價值,都不如!

她能有什麼資格喊疼呢?

又憑什麼喊疼呢?

傅涼玥搖晃了一下腦袋,似是毫不在意的,直接伸手,將那一抹碎片從自己的手中拔出,鮮血往外冒時,她伸手捂住了傷口,勉強擦拭掉。

然而這一抹鮮血,仍舊不斷往外冒著,讓她心中竟是生出了些許的捉急,眉頭都緊緊擰在了一起!-